澳门正规博彩网站

拉美政治的历史不会终结 电梯故障2人坠亡

2018-01-05 11:49 来源:网络  作者:求是新闻
   次浏览
拉美政治的历史不会终结 电梯故障2人坠亡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25日,秘鲁首都利马,民众举着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游击战冲突中丧生的遇难者照片抗议。秘鲁总统库琴斯基12月24日决定给予正在监狱服刑的前总统藤森人道主义赦免。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一、给人权罪行受
拉美政治的历史不会终结 电梯故障2人坠亡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25日,秘鲁首都利马,民众举着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游击战冲突中丧生的遇难者照片抗议。秘鲁总统库琴斯基12月24日决定给予正在监狱服刑的前总统藤森人道主义赦免。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一、给人权罪行受害者的“一记耳光”
库琴斯基在2016年6月代表“为了变革秘鲁人”党(Peruanos Por el Kambio)以微弱多数赢得总统选举。他曾在竞选期间承诺不会赦免藤森,如今为什么大发善心?秘鲁的媒体认为,身为议员的藤森之子藤森健治(Kenji Fujimori) 在针对库琴斯基的一次至关重要的弹劾投票中投了弃权票,帮助这位总统保住了执政地位。
许多秘鲁人在得知藤森被大赦后,义愤填膺地走上街头,高呼“藤森有罪”、“取消赦免”等口号,抗议库琴斯基总统作出的决定。圣诞节后,抗议者再次举行游行示威,警方向示威者发射了催泪瓦斯。与此同时,藤森的支持者则欢呼雀跃,在医院门口守护,庆祝藤森获得自由。
藤森出狱后,藤森健治发推文向库琴斯基表示了感谢,称这次赦免是“一种高尚和宽宏大量的姿态”。藤森的女儿藤森庆子(Keiko Fujimori)也发推文表达了她的喜悦,称这对她的家庭而言是美好的一天,尽管她没有公开感谢总统。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藤森庆子以微弱的差距输给了库琴斯基。
且不论藤森的出狱是否政治交易的结果,藤森在推动秘鲁走上改革之路的过程中,委实发挥了重要作用。
反对库琴斯基总统赦免藤森的不仅是一些秘鲁人。2017年12月28日,联合国被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以及两位人权专家——法国人阿涅斯•卡拉马尔(Agnes Callamard)和哥伦比亚人德格列夫(Pablo de Greiff)发表联合声明。声明指出:秘鲁政府不应屈服于政治压力,忽视国内和国际的义务;宪法赋予总统的赦免权不能与该国加入的国际公约相背离;涉及人道主义赦免的案件需要经过严格、可靠和透明的司法程序,并与国际人权标准相一致。
这两位人权专家还表示,国际人权法规定,限制对犯有包括法外处决和强迫失踪罪行在内的严重侵犯人权者给予大赦、赦免或其他责任豁免。出于政治动机给予藤森特赦破坏了秘鲁司法部门和国际社会为实现正义所做的努力,是给侵犯人权受害者的“一记耳光”。
联合国两位人权专家的立场出现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OHCHR)官方网站上,其影响力是可想而知的。虽然我们无法确认他们的立场是否反映了联合国的官方立场,但至少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特赦藤森的决定正确与否,已引起联合国系统内有关人士的关注。
二、藤森上台前的秘鲁
根据秘鲁的法律,只有出生在秘鲁的秘鲁公民才有资格担任总统。藤森于1938年7月28日出生在秘鲁首都利马,其父母亲于1934年从日本移居秘鲁。
但也有人认为,藤森的出生地不是秘鲁,而是日本。他们的证据是藤森母亲说过的话。她说,她与丈夫移居秘鲁时,已生育了两个孩子,抵达秘鲁后又生育了两个,而藤森是他家的第二个孩子。这意味着,藤森是在日本出生的,出生后不久随同父母移居秘鲁。
关于藤森出生地之谜的议论持续了很长时间。2000年,日本政府宣布,藤森父母在日本驻利马使馆中办理了藤森的出生证。这意味着,藤森是在秘鲁出生的。此后,秘鲁人似乎不再关心藤森在哪里出生。
1990年是秘鲁的大选年。来自不同政治派别的候选人为在大选中获胜而采取了多种战略。藤森是以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农业专家的身份参加竞选的。为此,他在1989年成立了名为“变革90”(Cambio 90)的政党,将“诚信”、“技术”和“工作”作为自己的竞选口号。
藤森的竞选对手主要是小说家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1936—)。虽然两人都主张秘鲁应该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他们也有重要的差别。略萨被认为是传统的保守派精英。他的竞选策略是在电视媒体上频繁露面,以争取中产阶级选民、知识分子和城市选民的支持。而藤森则以“平民总统候选人”的形象走访各地,有时甚至坐着拖拉机去边远地区争取选票。1990年6月10日,在秘鲁大选前一天的晚上,藤森在接受一家媒体的独家采访时说:“不久前我阅读了埃尔南多 · 德索托的《另一条道路》。他在这本书中所说的非正规人民,就是真正处于边缘化的秘鲁人。从那时开始,我认识到,这些秘鲁人实际上是伟大的新秘鲁的希望所在。” 可见,在藤森的心目中,平民百姓是他战胜其他总统候选人的“法宝”。(埃尔南多·德索托[Hernando de Soto]生于1941年,秘鲁经济学家。《另一条道路》[El Otro Sendero]1986年以西班牙文初版,英文版[The Other Path: The Invisible Revolution in the Third World]于1989年推出,分别在拉美和西方形成巨大影响。——编注)
但在多次民意测验中,略萨获胜的可能性很大。在第一轮选举中,略萨获得了28.2%的选票,藤森仅得到24.3%的选票。然而藤森并不气馁。第一轮选举结束后,他进一步调整了竞选策略。除了继续动员低收入阶层的选民以外,他还积极寻求中产阶级选民的支持。在第二轮投票中,藤森终于赢得了胜利。
事实上,略萨在第一轮选举中领先就已充分说明,秘鲁的政党制度受到了严峻挑战,而藤森的获胜则彻底改变了秘鲁的传统政治格局。
秘鲁的传统政治格局具有以下特点:中左的阿普拉党(APRA)、持民族主义和改革立场的人民行动党(Acción Popular)和中右的基督教人民党(Partido Popular Cristiano)是历次总统竞选的主要参与者;构成政治民主基础的选民对传统政党的执政能力越来越产生怀疑,求变的心态很强烈;腐败现象司空见惯,从而使选民对传统政党的厌恶与日俱增;政治舞台上的明争暗斗削弱了打击恐怖主义的力度。
毫无疑问,最使选民反感的是,传统政党和政府管理经济的能力每况愈下。20世纪80年代初,秘鲁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1985年,36岁的政治新秀、阿普拉党领袖加西亚(Alan García,1949—)在大选中获胜。他当年7月就任后立即颁布法令,决定从1986年1月1日起废弃货币索尔,以新货币印蒂取而代之(1印蒂等于1000索尔)。新货币的发行实际上是对原来的货币进行贬值,以达到扩大出口和减少经常项目赤字的目的。此外,加西亚政府还提高了工资,降低了利率,增加了食品补贴,并禁止进口多种消费品。
加西亚政府的“非正统”经济计划使1986到1987年的秘鲁经济出现了较高的增长率。但是,从1988年起,一方面由于世界经济不景气,另一方面由于加西亚政府在是年9月实施了不当的经济政策(paquetazos),加之国内恐怖活动得不到遏制,秘鲁经济再次陷入困境。
与此同时,恐怖组织实施的切断电路、炸毁桥梁、绑架和爆炸等破坏活动进一步损害了国家的政治游戏规则和经济秩序。为打击恐怖主义组织的活动,加西亚政府越来越依靠军队和警察的力量。由于军队和警察经常错杀无辜,加西亚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变得更加灰暗。
三、藤森改革的成败得失
藤森于1990年7月末就任秘鲁总统。
他上台时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在经济领域,国民经济已连续三年衰退,通货膨胀率高达7600%,宏观经济形势极不稳定;在政治领域,党派之争并没有随大选的结束而趋于缓和;在社会领域,以“光辉道路”(Sendero Luminoso)为代表的恐怖组织经常从事各种暴力活动,整个社会处于一片恐慌之中;在国际上,发达国家的政府、媒体和投资者对藤森的治理能力缺乏了解,因而不时表现岀疑虑的心态。
藤森在组阁时曾希望秘鲁自由与民主研究所(ILD)所长、著名经济学家德索托任总理,还希望德索托帮助政府制定一个经济计划。德索托担心自己就任总理后会丧生“独立性”,因而谢绝了藤森的提名,但他表示,他愿意为藤森政府提供咨询。
上一篇:乡村教师们的这些钱上哪去了,非一线教师不懂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